2022年6月15,沈重且漫長的一天。

進入孕五月,又到了複診的這天。我們一早出了門,到診所拿了號碼,便到檢驗中心進行血糖檢測。喝糖水、驗尿、抽血,一連三次,每次間隔一小時。折騰了半天,終於拿到了報告,便直奔診所去。

迪華醫生看了報告,頓時睜大眼睛惶恐地說,血糖一切正常,可血紅蛋白(HB)怎麼卻狂跌至4.1的危險指數,比上個月NICE報告的7.6更是遠遠低於11.5的最低安全指數!

當時,迪華醫生給我開了補鐵藥方,還叮囑我要多加注意鐵質方面的飲食補充。沒想到一個月以後,紅血蛋白竟持續下滑至斯地步!

「Gosh~ How can you survive with this..」迪華醫生深感憂慮不解地說。他表示,4.1的HB值對於一般人來說已經是岌岌可危,嚴重的話會有導致心臟衰竭的可能,更何況現在我懷有身孕呢!

當下,自己也被嚇住了,淚水不由自主地奪眶而出。

我知道,最近的身子確實有日漸疲弱之像。每每走兩步路、上下樓梯、洗兩個碗、燙幾件衣服,都會讓我心跳加快氣喘吁吁,甚至需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正常呼吸。

我以為,這胎是女兒,所以我特別矯情。卻原來,是自己身子亮紅燈了而不自知。

好在照了B超,寶寶發育一切良好,成長指數都在健康跑道上。我鬆了口氣,感恩我們家豆秉妹生命頑強,才不至於造成媽咪一輩子的遺憾。


吃了午飯後,我們拿著迪華醫生的推薦信,來到了血液學專科診所前等候。

「這麼一搞,你今天不就回不了公司咯?」「妳都這樣咯,還能怎樣?」「辛苦你了老公。快說,辛苦妳了老婆~」眼前的男人很乖,笑著說,「辛苦妳了,老婆~」呵呵,有時女人就是要矯情些,男人才會溫柔點。

下午三點鐘,總算見到主診醫生了。林醫生一見到報告,反應比迪華醫生更為激動。

我猜想,除了嚴重車禍意外等造成大量失血躺著見他的病人,林醫生他老人家平日裡應該不曾見過血紅蛋白處於4.1危險值的,還能像我這麼一個大活人除了點臉色蒼白氣喘吁吁卻還能自己走著進診所裡的吧~

我弱弱地問醫生道,我這算是貧血嗎?他說,何止,妳這是嚴重貧血啊!得馬上安排入院進行大量輸血,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接著,他幫我叫了輛手推輪椅,說眼下我隨時會有暈厥的可能,叮囑秉爸推送我上車,讓我們先回家收拾一下,一旦收到醫院通知即可馬上回來安排入院手續。

入院前的手掌,比起老公的,更顯得蒼白無力。

回到家,老媽一早便在家裡侯著。

一進門,老人家握著我蒼白無力的雙掌,心疼地囔囔道我怎麼那麼不會照顧自己。「我跟妳家婆說好了,出院後妳就先過去我那裏住一段時日,一切等妳把身子調養好了再說~」

吼~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滿滿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回想這一胎,許是上了年紀,我經歷了以往三胎都未曾有過的妊娠反應。

孕前期,我終日疲累、乏力、嗜睡、胃漲,昏昏沈沈的。每隔一至兩小時便會頻密感到洶湧如潮的飢餓感,吃飽胃裡頭卻又翻雲覆雨般的鬱鬱難受。種種不適讓我每天吃飽就躺,餓醒又吃,過著如豬一般的頹廢生活。

可再怎麼難受,唯獨孕吐,我一次也沒試過。

三個月過去了,我以為我順利渡過了孕反期。每日裡除了有些許疲累,生活總算是回到了軌道上。一日三餐正常飲食,偶爾做做便當下下廚,還能操辦起日常家務事。

一日下午,莫名的嘔吐突然來襲。一碗熱騰騰的Singapore Laksa才剛下肚,轉頭就被我吐了個精光。我以為那只是單純的食物問題,應該不算是孕吐。

端午節那天回娘家,胃口大好,加上心情歡愉,連續吃了一顆肉粽、兩顆鹼水粽、還有好多媽媽親手烹飪的家常菜。結果當天晚上,竟前後恨恨地連吐三場,吐了個胃朝天、喉嚨痛、下腹疼、全身虛脫無力。

第二天早上,不想老公與孩子們失望,撐著虛弱的身子,戰戰兢兢地如期赴約,成功南下打卡我們四天三夜上山下海的旅程。全程沒有孕吐或其他不適,只是回來那天身體漸感不支容易氣短,便匆匆結束行程提早回家。

回來後,孕吐再次來襲。這次,就連吃藥喝水都會作嘔想吐。每日裡不敢吃多,一天下來就隨便吃點鮮奶吐司湯麵蔬果等,或早晚一杯孕婦奶粉充飢就好。

沒想到不出兩個禮拜,明顯感覺自己的身子越發虛弱,臉色越見蒼白。每日裡的無力感,讓我極其無助卻又深感無奈。心想說複診的日子就快到了,咬咬牙就再等等吧~

沒想到這一診,卻診出了個大窟窿。


以往,懷孕對我來說,跟生產哺乳育兒比起來,真的不算什麼。可這一胎,經此一役,讓我切身感受到前所未的惶恐不安和憂慮。

懷孕,切切實實是一位母親在用自己的生命,來孕育保護著另一個小生命。

是多重的使命與責任,能讓一名弱女子用盡全身的力量,跟上天搏鬥,與死神交手,就為了保住與自己骨肉相連的的那一絲血脈。

漫漫九個月的妊娠長路,一路上其實暗藏洶湧危機重重。當媽的為了肚子裡的孩子,唯有步步為營披荊斬棘。這一路上,不管再苦再累,沒人幫得了妳,也只能靠自己那一絲信念苦苦撐著。就怕一個不小心,便是一輩子的遺憾。

慶幸這次糊塗大意的我,僅僅是帶著豆秉妹在鬼門關前傻呼呼地轉了一圈就回來了。

這次的意外,原來主要始因在於前段日子如廁時斷斷續續有出血的情況。我單純以為只要不是胎血就不怕影響寶寶所以沒太在意,卻沒想到這正正是血紅素流失的一大缺口。

好在及時發現,在醫院裡躺了四日,前後輸了四次的血,雙手被扎了無數的孔,後方缺口也暫時止住了,血紅蛋白總算有緩緩回升的跡象,手掌逐漸恢復了血色,人看起來也精神多了。

今天,是留院的第五天。驗血報告出來了,雖然HB值還達不到理想範圍,至少暫時脫離了危險指數。

這幾日在醫院裡當了幾天的老寶寶,備受所有醫務人員的高度關注與細心照顧,是時候回家看一看家裡那三隻乳臭未乾的小子們了。

原來輸血一點都不好玩。
第一次輸血,可感受到有股熱流一路隨著血管湧入體內,
跟著胸口突感一陣強烈的壓迫感,瞬間有點透不過氣來。
血緩緩輸入一段時間後,
針孔處手臂前段的血管會因血液不斷灌入持續擴張而隱隱作痛,
喉頭深處也隱約能嚐到血腥的味道。
前後輸了四次的血,這條老命總算是暫時保住了。

Posted by:kirstyn.t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