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想了想,決定給大秉的班級任發一則短信。

「邱老師早,有一事我想跟您說。我們決定讓秉毅轉校,下週一那裡便開學了,所以這週將是他在華小的最後一週。很遺憾的,因為不同的入學制度,所以我們臨時決定讓他直接轉校升讀中學,這裡只好提早讓他休學了。」

「很感謝您這些年來對秉毅的教導。當初他剛入讀A班時一度陷入低谷,人變得很沒有自信。謝謝您讓他重拾信心積極向學,更謝謝您給他機會當選學長一職。他真的很高興,人也從此變得更開朗更有擔當。」

「遺憾的是,他沒能讀到最後和老師同學們合影。您看可以的話,請您在他臨走前與他合影一張,再轉發給我以作留念。萬分感激。」

寫到這裡,突然有感而發,鼻頭一酸,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這是大秉人生中的第一場告別禮,也是他人生旅途中的第一個轉壘點。雖說滿心期待他在新的里程碑裡能有更全面的身心發展與作為,但沒能讓他的小學生涯畫上完美句號始終讓人深感遺憾。

電話那頭響起了邱老師的回覆。

「好的沒問題。這週您需要來辦公室一趟以處理他退學一事,我儘量在週五給他成績冊以及所有相關文件。」

「秉毅是個單純善良很棒的孩子,他的世界很美好,這也是我欣賞他的一點。教育孩子是我的責任,這些年我也看到了他的改善。我也替他感到高興,相信他去到那兒會有更輝煌的表現。」

「好的,我會讓他與我和同學們合照,之後再轉發給您。」

讀到這裡,淚水頓時如缺堤般嘩啦嘩啦直流。


記得大秉四年級開學日那天,他一如往常地和同學們回到自己的班級報到。不一會兒,當時的班級任當眾喊了他和另一位女同學出列。隨即,他被安排帶到了4A班,也就是邱老師的班上課。

就這樣,他猶如墮落凡塵的天使,從此拜別精英班,與之前的同學們分道揚鑣,獨自一人往羊腸小道走去。

放學後,我帶他到附近的餐館吃飯,正好碰上了之前與他同班的表弟。大秉見到表弟,少了平時的熱絡,反倒多了一絲生分。

「媽咪,快點吃,我們走了⋯⋯」大秉壓低著嗓子說道。當下我看懂了他的心思,也就不跟嫂子過多寒暄,吃完就走。

對於被排除於精英班一事,大秉耿耿於懷了一段時日。一開始他除了失落,更多的是忿忿不平,不明白為什麼他是班上唯一被調班的男生,明明還有其他比他成績更差的異族同學卻也都相安無事。

他說,他已經有努力了,但老師還是沒看到。

當下,我一邊是心疼,一邊是欣慰。心疼的是,小小年紀的他經歷了人生第一次跌入谷底挫敗的滋味。欣慰的是,他對此事的態度,說明他在乎。羞愧之心,或許是讓他重新振作崛起的更大動力。

於是,我跟他說了塞翁失馬的故事,想藉以平衡一下他內心被撞擊與缺失的那部分。

在這個故事裡,他便是那因禍得福的塞翁。在他失去了精英生的資格後,卻在另一班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位伯樂 —— 邱老師,從而撥開雲霧見青天。

邱老師撇開以往班級任對大秉的負評與成見,張開雙臂誠心接納他的一切,這些年來對他相對地重視與提拔,是讓他逐步重拾信心重展歡笑的最大關鍵。

尤其被賦予學長的光環與使命以後,這孩子彷彿活出了第二個人生,從此走出了曾經被人摒棄的陰霾,找到了自我肯定的最大定義。


面對邱老師對孩子的包容與關愛,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愧疚,如缺堤的洪水般,滿滿湧入並充斥著一位母親的內心。

對於大秉,我承認,很多時候我對他抱有太多的苛責與擔憂。

尤其近年來感覺孩子年紀越大,母子間越是沒能耐著性子好好對話,往往一眼不順二話不合便血壓飆升氣敗收場。

今日邱老師的短短兩句話,卻如雷轟頂,給了我深刻的領悟。

或許是自己一直以來過分杞人憂天,以致不斷將孩子的缺陷無限放大,而忘了留心他們的單純美好。

是自己的不安,化作了一座牢籠,緊緊拴住了孩子,也拴住了自己,直到雙方都不能呼吸。是自己的焦慮,化作了一把利刃,一次又一次地削弱孩子的信心,剝奪他們對美好的憧憬。

我想,該是學習相信孩子適時放手的時候。或許這樣,孩子才能真正活出自己的模樣,親子間也能有更多迴旋成長的空間。

「媽咪,今天老師在班上宣佈說,我們的何秉毅同學下星期要轉校了,結果全部人都知道了~」

放學後,大秉一上車便跟我喋喋不休,還說同學們跟他約好了,說以後要去Starbucks團聚一起喝咖啡。

呵呵,期待轉校以後,能夠遇見更好的大秉與自己。

Posted by:kirstyn.t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